菜单

农业强市,狭小空间

2020年1月15日 - 农副产品

本报七八月份曾系列报道过本报记者采写的山东、江苏、浙江三省发展现代农业的经验,受到读者关注。今天我们开始系列报道上海、北京、广州发展都市农业的一些做法,希望能为我省都市农业的发展提供一些借鉴。

黄浦江畔,繁华胜景;历史名港,东方明珠。

“都市农业”的概念,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的经济学家首先提出来的。它是指地处都市及其延伸地带、紧密依托并服务于都市的农业,是以农业高科技武装的园艺化、设施化、工厂化生产为主要手段的现代农业。

对于农业资源和农业产值占GDP的比重而言,这是一个标准的农业小市;对于农业发达程度和单位面积效益而言,这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业强市。这就是上海——一个拥有2300多万常住人口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农业位势。

本报记者马鸿钧张舒娜

曾几何时,对于“上海还要不要农业”有过不同的声音。《汉书》中“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的治国名言,至今昭示和启迪着后人:大城市农业比重虽小,但其作用却是百分之百,无可替代。纵观世界大城市的发展模式,上海农业应该且必须拥有一席之地,“没有农业的城市是死亡的城市”。上海历届市委市政府始终将农业放在重中之重的地位,既是作为一项沉甸甸的政治责任,也是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不仅是保障自身稳定的现实必需,也是展现城市盎然生机和提升文化品位的智慧之举。

寸土寸金的国际大都市,上海,还有农业?

然而,上海需要什么样的农业?如何在农业资源禀赋不足的“狭小空间”内“以小博大”,既满足自身又服务全国?在中央的明确要求下,上海人立足市情、尊重民情、带着感情,率先大力探索发展集生产、生活、生态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都市现代农业。经过20多年的创新实践,如今上海都市现代农业犹如现代农业中的一朵奇葩,盛开于黄浦江畔,装扮着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美丽的绿色家园。

看到题目,人们或许会大为诧异,然而事实确实如此:上海不是一个农业大市,但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农业强市,不仅强于中国,甚至名扬世界。

草长莺飞的四月,记者走进上海的乡村郊野、农业园区、龙头企业,亲身感受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的强劲脉搏和勃勃生机,探寻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的光明前景。

9月3日至6日,记者来到沪上,先后走访了上海鲜花港、多利农庄、孙桥现代农业园、上海种都种业公司等都市农业建设的佼佼者,一睹其都市现代农业芳容。

上海耕地资源稀缺,但科技、人才、资金、信息和市场优势明显,都市现代农业发展走在全国前列,既是城市对农业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的使命使然

多功能兼具的都市农业

就世界经验和发展规律看,都市现代农业是大城市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大城市进行农地保护,提升农业经济收益,改善城市生态环境,满足市民农产品需求和田园精神文化需求,以及实现城乡经济、社会和环境融合的最有效手段。

上海的农业,“都市型”、“现代化”是其显着标签。

这是一片神奇的热土:尽管耕地资源十分稀缺、农业总产值仅占全市经济总量的0.6%,但与市民生活密切相关的蔬菜等农产品的供应却多年来保持少有的稳定,蔬菜价格指数在全国50多个城市对比中稳居30名开外,尤其是市民生活不可或缺的绿叶菜90%靠自己解决;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上海从乡村农业步入城郊农业。农业功能仅限于为城市提供鲜活和初级加工农产品,农业发展依靠自身力量,实力比较羸弱。

这是一片科技的热土:尽管从事农业劳动的人数不多,但各种现代化的农业园区惊艳全国,高科技农业服务、辐射全国,农业创新理念、实践引领全国;农业一二三产有机交融,农业不再是弱质产业,耕地亩均效益接近5000元,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到90年代初期,市民消费需求趋于多元化,城市对农业的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上海市“九五”计划提出,“要走出一条具有生态平衡、观光休闲、科技示范、出口创汇等多种功能的都市农业发展新路”。上海都市农业由此开始起步。

这是一片生态的热土:尽管农田总量不多,但160万亩粮田成为城市天然的季节性人工湿地,构成城市一道绿色生态屏障;种类丰富的农业旅游如火如荼,郊区农村已成市民周末休闲度假、科普体验、寓教于乐的首选……

1997年底,上海人均GDP增至3000美元,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自此,城郊融合开始提速,郊区农村成为城市重要组成部分,以财政、金融、科技为主要内容的农业支持体系日臻完善,上海都市农业逐渐转变为都市现代农业。由计算机控制的现代化温室等设施、生物克隆等先进技术在都市现代农业得到普遍应用,并成为市民参观和游览的重要景观。上海都市农业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这些,对于“农业弹丸之地”的上海,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都市现代农业就是这一奇迹的承载者。

2007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要依托特大型城市的综合优势,着力发展高效现代都市农业,并将其功能明确归纳为三大项经济功能、生态功能和服务功能。

谈到都市现代农业,人们一定会想到今年2月14日,国务院发布的《全国现代农业发展规划(2011-2015年)》。这个规划明确提出,率先在大城市郊区多功能农业区实现现代农业。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从国家层面对都市现代农业进行“顶层设计”:大力发展蔬菜、水果、花卉等高效园艺产业和畜禽水产业,提高大城市“菜篮子”产品的自给率。在稳定城市副食品供应保障能力的基础上,挖掘农业的生态涵养、观光休闲和文化传承等多种功能……

现在,随着当地都市农业的不断发展和完善,都市农业的科技示范功能、教育功能、社会功能也开始日渐显现。

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美国经济学家提出,在靠近都市的郊区农村发展可为都市居民提供优良农副产品和优美生态环境的高集约化、多功能的农业。如今,依托大城市的科技、人才、资金、市场优势,在城市郊区进行集约化农业生产,为城市提供优质农产品、优良生态环境,并具有休闲娱乐、旅游观光、教育和创新功能,已成为各国发展都市现代农业的普遍共识。

都市农业发展的两大支点

随着我国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我们对农业多功能性的认识也在逐步深化。中央领导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论及都市现代农业发展。胡锦涛总书记就曾指出,要发展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农业,形成生态系统持续良性循环、景观优美、功能多样、城乡一体的新型农业。

政府的政策支持,科技的强力支撑,是上海都市农业发展的两大支点。

全国各地党委政府对都市现代农业发展也充满了期待。寸土寸金、农业精耕细作的上海,对高效、生态的都市现代农业更是情有独钟。

上海现有160余万亩水稻田、50万亩菜地和30万亩林果地。2011年,上海和中央两级财政对粮食种植的各类补贴达到3.4亿元,在全国率先实施了良种免费供应。

20多年来,上海历经不同农业发展阶段,都市现代农业先行先试,农业发展一脉相承,在我国大城市中具有典型性,见证了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的轨迹。

从2005年起,上海市财政还每年拨出专款补贴农业旅游项目开发,2011年的补贴资金达4450万元。据统计,2011年上海已建成各类农业旅游景点211个,其中年接待规模万人以上的农业旅游景点达到100个,直接带动各类涉农旅游总收入22亿元,带动农民就业约4.5万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上海从乡村农业步入城郊农业。农业功能仅限于为城市提供鲜活和初级加工农产品,农业发展依靠自身,实力羸弱。九十年代初期,市民消费需求趋于多元化,城市对农业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上海市“九五”计划提出“要走出一条具有生态平衡、观光休闲、科技示范、出口创汇等多种功能的都市农业发展新路”。上海都市农业开始起步。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上海都市农业逐渐转变为都市现代农业,城郊融合开始提速,郊区农村成为城市重要组成部分,以财政、金融、科技为主要内容的农业支持体系日臻完善。现代化温室、喷灌、滴灌等设施和技术得到普遍应用,并成为市民参观和游览的重要景观。

由于耕地稀少,上海十分注重发挥科技力量对都市农业的引领作用,一直在用现代的装备、现代的科技来提升农业的生产能力。2011年全市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率在50%以上,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2%,农牧渔主要品种基本实现良种化。

2007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上指出,依托特大型城市综合优势,着力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全面提升农业的经济功能、生态功能和服务功能。

上海市目前日均消费粮食约1.6万吨,蔬菜约1.5万吨,生猪2300吨。依靠科技力量的支撑,“十一五”期间,在耕地面积累计减少54万亩的情况下,上海市农业总产值从2005年的233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314亿元,水稻单产连续3年创历史新高,蔬菜自给率达到55%,绿叶菜自给率达到了90%。

在都市现代农业快速发展的十年间,一系列指向明确、含金量高的文件陆续出台:上海市农业发展“十五”计划与2010年规划纲要、上海市农业发展的“十一五”规划、“十二五”规划都对都市现代农业发展作出了战略安排。其中,上海农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大力发展都市高效生态农业,强化农业的经济功能、生态功能和服务功能,确保地产农产品有效供给和质量安全,把拓展农业多种功能作为现代农业发展新的生长点。

围绕建设种源农业、生态农业、装备农业和数字农业,一大批自主创新的农业新品种、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在上海农业生产中大显神威,并走向全国。

上海都市现代农业发展嬗变的过程,凸显了上海开放、包容、多元的风气,开创了我国都市现代农业的历史先河。上海都市现代农业“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魅力,令人不可抵挡。

辐射全国的“农业强市”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指出,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是中央对上海提出的明确要求,也是上海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的客观需要。上海城乡一体化发展起步较早,可以在发展都市现代农业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体现出大城市农业的特点和优势。

上海的都市农业起步早,起点高,效益好,对其他地区都市农业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应、复制效应、提升效应和辐射效应。

专家们认为,就世界经验和发展规律看,都市现代农业是大城市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大城市进行农地保护,提升农业经济收益,改善城市生态环境,满足市民农产品需求和田园精神文化需求,以及实现城乡经济、社会和环境融合的最有效的手段。

从2001年起,上海每年举办各种形式的农产品展示展销会,全国30多个省市的农业企业登陆上海,年均实现订单200亿元以上。上海利用农业综合优势和高科技育种优势,通过异地农业合作服务全国,已在全国20多个省市区建立蔬菜、瓜果、水产、稻米等生产基地100多万亩,其智能化温室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20%以上。

农产品生产始终是都市现代农业最核心的功能。无论是从现代农业发展的“顶层设计”,还是从满足城市自身需求看,保障上海“菜篮子”产品的有效供给,当仁不让是“第一生产功能”

浦东新区的孙桥现代农业园,是我国第一个综合性现代农业开发区。近年来,孙桥先后在四川、新疆援建的都江堰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和莎车县现代农业示范园,均已成为当地着名的生态景观和农业经济快速增长的“火车头”。

城市对农产品的需求是刚性的,但农产品的供给却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将这种不确定性变成相对稳定的市场供给,是都市现代农业承担的使命。上海的“菜篮子”工程浓缩着都市现代农业的创新理念和实践精华。

上海种都种业公司选育并通过国审、省审的作物、蔬菜新品种达41个,其种子引发、包衣、丸粒化技术国内领先,目前正致力于构建全国科技连锁超市。

无“农”不稳,不仅对一个国家适用,对一个大城市而言同样如此。无论何时,农业是都市经济社会发展的稳定器。

上海鲜花港生产的花卉和种苗,供应国内多个城市,并出口欧洲、北美和日本等地。

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的历程告诉我们,保障城市农副产品供应,始终是都市现代农业最核心最根本的功能。

今年4月27日,农业部全国都市现代农业现场会在上海召开。这是我国第一次以都市现代农业为主题,围绕现代农业满足生产、生态、生活的需要展开经验交流。上海都市现代农业取得的成就,引起了全国同行的极大关注。

上海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上海市市长韩正说,上海农业要有一定的保有量,这是上海的实际需要,也是上海必须承担的政治责任。我们丝毫不能因为大市场、大流通而忽视本地农产品的生产,丝毫不能因为农业比重小而轻视农业,丝毫不能因为粮食比较效益低而放弃粮食生产。

现在,上海农业总产值占GDP的份额只有0.8%,可谓是一个标准的“农业小市”;但就农业发达程度、单位面积效益和辐射带动能力而言,它已经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农业强市”。

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上海在全市耕地面积累计减少54.45万亩的不利条件下,粮食产量年均超过100万吨,2011年粮食产量达到24亿斤,超出中央要求的20亿斤的保有量。尽管上海粮食自给率仅为20%,但这已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中共上海市委农办、市农委主任孙雷认为,城市对农产品的需求是刚性的,但农产品的供给却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将这种不确定性变成相对稳定的市场供给,是都市现代农业承担的使命。上海的“菜篮子”工程浓缩着都市现代农业的创新理念和实践精华。

的确,在保障城市“菜篮子”产品有效供给上,上海当仁不让,把它作为都市现代农业的“第一生产功能”。

“都市现代农业与优势农业和特色农业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承担着‘保城市供应、稳市场菜价’的责任。”密切关注市场蔬菜供应动态的上海市农委综合发展处处长李维良说,“从数量上来讲,都市现代农业生产的农产品必须是鲜活的、应急的,不能依靠周边地区长途运输;从质量上来讲,农产品必须是安全的、绿色的。”

蔬菜尤其是以鸡毛菜为代表的绿叶菜,在上海农产品供应中有着特殊的地位。“三天不见青,两眼冒金星”,便是对上海人喜食青菜的生动写照。然而,对于这个人口众多的大城市来说,要搞好蔬菜生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蔬菜面积大了小了,供应量多了少了,价格高了低了,都牵动着上海市各级党政部门领导的神经。“市长天天盯着蔬菜价格看,一天不看就坐不踏实。不仅自己看,还要求区县长都来关注。”上海市农委蔬菜办主任陈德明感慨地说。

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一边是耕地资源日益紧张的现实,一边是市民对青菜供应的强烈愿望。如何两头兼顾“弹好钢琴”,既要保增长保发展,也要保供应保稳定,考验着上海党政领导人的智慧和决心。

根据市场需求和消费需要,上海进行了大胆创新。

在城市建设中建立地产蔬菜等主要农产品最低保有量制度。市政府与9个涉农郊区县等签订蔬菜生产责任状,将蔬菜最低保有量任务下达至各区县,对蔬菜上市的质和量等重要指标进行量化考核,当月统计,当月公布,防止产销波动失控、价格大起大落。

同时拿出“真金白银”持续加大对绿叶菜生产的支持和补贴力度。据介绍,“十一五”期间,市区两级财政共投入资金30.3亿元,建成21万亩设施菜地,全面提高地产绿叶菜的供应能力。在绿叶菜的补贴方面,上海出手大方:将补贴额度提高到与粮食生产同样的水平。补贴范围和力度也不断扩大,2011年对原10亩以上规模化蔬菜生产的农资综合补贴,扩大到2亩以上规模,补贴标准提高到每亩76元;2011年开始设立“夏淡”期间绿叶菜种植专项补贴,每亩补贴80元。不仅如此,为充分调动区县发展绿叶菜生产的积极性,市级财政每年拿出1亿元,将绿叶菜上市量与对区县财政转移支付相挂钩,让其“考评上得成绩、财政上得实惠”。

大举措带来大实效。2011年,上海市郊蔬菜在田面积达54.2万亩,播种面积190万亩次,同比增长3.4%;蔬菜上市量351万吨,同比增长6.4%,其中绿叶菜在田面积24.9万亩,日上市量4750吨,年上市量170万吨,同比增长15.6%,占上海市场供应总量的90%以上。对市民生活影响最大的青菜,全年地头批发价1.05元/斤,同比下降0.9%。这在全国CPI高企的2011年,实属不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