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政策给力

2020年1月14日 - 三农政治

“现在种田不仅不交公粮,而且补贴一年比一年多,粮价一年比一年高,这田种得越来越有劲了!”湖北省蕲春县赤东镇酒铺村农民邓先锋日前对记者说。邓先锋不仅种好了自家的责任田,还把别人撂荒的水田都种上水稻,现在一个人种了34亩田。正是有了众多像邓先锋这样的农民,我国双季稻播种才稳步恢复。

在中央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引导下,农民生产经营积极性得到了很大提高。农业部数据显示,今年全国双季稻仅早稻总产量就达3329万吨,比去年增产54万吨,总产量基本恢复到2009年水平。

虽然当前农民生产经营积极性总体不错,但也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打工潮兴起后,由于种田比较效益不高、农村青壮年不足,在一些地方存在耕地直接撂荒和隐形撂荒现象。国土资源部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每年直接撂荒耕地约3000万亩。在长江流域大部分地方,传统上是“稻—稻—麦”模式,即早稻收割后种晚稻,晚稻收获后种小麦,实际上是一年三熟,但现在普遍只种一季中稻。最近几年,国家采取多种措施引导农民恢复双季稻,仅今年全国就增加了170多万亩。即便如此,和历史最高水平相比仍相差较远。可以说,为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对农民生产经营积极性的保护,一刻都不能放松。

那么,如何进一步调动农民生产经营积极性呢?

首先,要继续稳定完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我国粮食之所以能够“九连增”,政策引导是关键。今年中央财政继续增加“三农”支出,预算达12287亿元,同比增长17.9%。去年秋冬播前,中央财政首次提前拨付农业“四补贴”及高产创建资金1300多亿元,支持农民购买农资。此外,粮食最低收购价连年缓步提高,今年三等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每50公斤分别比去年提高了18元、18元和12元;今年生产的国标三等小麦,最低收购价提高到每公斤1.02元,比去年的0.95元提高了7分钱。这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种粮积极性,使我国粮食连续9年稳产增产。

其次,要让务农种粮有效益,不吃亏,得实惠。客观地讲,目前农民种田比较效益仍偏低。“1亩田,种中稻打1200斤,种早、晚两季加起来也就2000多斤,忙一年就多收1000多元,顶不上打工一个月。”湖北省蕲春县刘河镇黄金寨村龚正喜说。龚正喜家有4亩多山田,他告诉记者,如果请人请牛,每亩水稻人力、畜力成本约1640元,只有自己种,才能挣到工夫钱。比较有效的办法是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从而大幅降低种田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安徽省霍邱县宋店乡种粮大户王厚云种了3756亩水田,据他讲,以一亩田计,每季水稻,成本约910元,机械化种田的成本优势显而易见。

此外,要消除农民的后顾之忧。目前,种田与外出打工的比较效益偏低,农民安心留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需要新农保、新农合等一系列社会保障制度做基础。湖北省蕲春县青石镇望天畈村78岁的陈细姑,在村卫生室看胃病,一个疗程下来,连诊疗费和药费在内总共才花了15元,实现了“就医不出村,小钱治大病”。这从一个侧面,折射了我国近几年在健全农村社会保障制度方面取得的可喜成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